2019最佳旅行国家8月起免签!去搭乘梦幻的海上小
房产
丽江新闻青年网
admin
2019-08-05 18:19



7月23日下午,斯里兰卡旅游发展部长约翰阿马拉通加(John Amaratunga)在科伦坡举行的发布会上正式宣布,自2019年8月1日起,斯里兰卡将对中国旅行者实行免签政策,旅行者可在斯里兰卡最长停留一个月。日新月异的斯里兰卡无疑正在赤道的阳光下迎来自己的辉煌时刻。宗教和文化、永恒的寺庙、近在咫尺的各种野生动物、越来越多的冲浪胜地,以及历经几十年内战并依靠热情和友好排除万难的民众——这是一个复兴的国度。在北部和东部,包括以前的禁区,都能找到全新的发现。

素有“东方十字路口”之称的科伦坡如一只大手,将斯里兰卡各个城市连接在一起。13个主要城区有的现代豪华,有的气氛优雅,而有的则略显破败。但如果花些时间慢慢探索,隐藏在角落的大小商铺仍然能不断地给你惊喜。

站在斯里兰卡旧市政厅的广场往南望去,一栋红白色相间的建筑在闹市中尤为耀眼,这就是红色清真寺(Jami-Ul-Alfar Mosque)。这座清真寺建立于20世纪初,是科伦坡的地标性建筑之一。传说,自清真寺建成之后,前往科伦坡的水手就是依靠这栋建筑来定位港口。这里是无数穆斯林教徒集会的地方,总共能够容纳将近1万信徒。无论是建筑外部的独特设计还是内部庄重虔诚的宗教气息,红色清真寺都值得驻足游览。

按照清真寺寺规,只有男性可以进入内部参观,而女性只能站在寺庙外感受这栋建筑的独特美

参观完红色清真寺后继续向南行走,便到了热闹的个体户联合广场(Federation of Self Employees Market)。一个个独立商户散落在广场各个角落,从家居用品到新鲜蔬果,五花八门的商品陈列在不同的摊位上宛如一个市井生活美术展。熙熙攘攘的曼宁市场一眼望去似乎略显脏乱,但大部分商贩就连水果和蔬菜也会按照颜色摆放的整整齐齐。在这里逛逛更能体验科伦坡当地人的真实生活。

从贝塔区穿过要塞区,躺在加勒菲斯绿地的草坪上惬意享受一些街边小食后继续向南行驶,科伦坡最为豪华的地区肉桂花园映入眼帘。这里既保留了不少殖民时代的旧建筑,许多现代潮流的店铺也悄悄兴起。其中,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是最值得前往的景点之一。这座博物馆是斯里兰卡最古老的博物馆,就算在140年后的今天,博物馆从外表看上去仍不过时。

走进博物馆,一尊9世纪的禅坐大石佛像仿佛在端详地注视着每一位前来参观的旅行者。博物馆规模不大,但展品类型十分多样化。除了斯里兰卡古代的各种艺术品和一些殖民时期留下的一些武器外,馆内还有郑和下西洋时携带而来的石碑。

这座南部的沿海城市算是斯里兰卡的宝藏地。这座城市有着浓厚的历史底蕴,城内既有独特的南亚风格建筑又有典型的欧式风格房屋,仅仅漫步在城区就能让人身心愉悦。

加勒城堡又被称为加勒要塞。其历史可追溯回荷兰人统治时期,但几个世纪以来的人为破坏和自然灾害都没能影响到这座世界文化遗产。从旧城门到正门,从乌得勒支碉堡到灯塔海滩,古城的点点滴滴都向旅行者诉说加勒经历的百年风雨。



靠近加勒城堡的乌纳瓦图纳是顶级的海滩。泛蓝的海水、成排的棕榈和大大小小的寺庙,吸引了无数人前来度假。

科伦坡北部的尼甘布是典型的海港城市。这里的沙滩或鱼市也许并没有那么高大上,但渔民们将打捞的鱼平铺在沙滩上的场景仍然十分壮观。因为都是当地渔民自己捕鱼后贩卖,在鱼市淳朴体现得淋漓尽致的同时,漫天的鱼腥味让不少旅行者止步不前,只能遥远相望。

加勒到康提,是阳光沙滩大海到云雾缭绕群山无间隙切换。建立于14世纪的康提是斯里兰卡山区的大城市。虽被绿色群山环绕,但城区的彩色房屋让这片绿色显得并不单一。

佛牙寺内的佛祖释迦牟尼牙舍利是斯里兰卡最重要的佛教圣物。主寺院虽只有两层,但内部结构十分复杂,除了两个大的修道院,还有主殿、佛殿、鼓殿和内殿等其他寺庙和博物馆建筑群。国宝级的佛牙舍利放置在一个6层高的金色舍利塔形盒子中,旅行者们只能远观。

寺内的装潢十分华丽,两边的壁画、寺庙博物馆的展品和手捧莲花的虔诚信徒让不了解佛教的旅行者也能领略宗教的这份庄重感。每年的7月或8月这里还会举行佛牙节。

佛牙寺的外面便是康提湖。湖中央的小岛是康提王朝末代国王Sri Wickrama Rajaasinha的后宫。虽是一片人工湖,但湖边各种热带花草树木,郁郁葱葱,让这片湖泊变成了城市中的一个“天然凉棚”。湖边的乌鸦、白鹭和鹈鹕等其他鸟类让整个画面显得更加活泼。黄昏时刻,无论在湖边散步或者座椅上休息都非常舒适。

距离康提车程月半小时的佩拉尼亚皇家植物园是当年康提皇族的花园,也是现在当地居民休闲放松的不二之选。植物园内有许多稀有的植物品种,一进门的兰花温室就值得你花上时间好好欣赏。从路边小花到高大棕榈树,各种奇形怪状的植物夹杂在一起传递出大自然独特的和谐感。各种花朵一年四季不断争相开放,无论什么时候漫步在园林中也不会无聊。

阿努拉德普勒是斯里兰卡最北端的古都,佛教早在2200年前就在此地兴盛。如今,这里的现代建筑与古代遗迹比邻而立,城市好似随时会湮没在周边的茂密丛林之中。这里的建筑普遍低矮,将舍利塔衬托得格外高大,供奉佛骨的舍利塔有厚重的圆形砖顶,就像围绕着细小舍利长成的巨大珍珠,如鲁万维里萨亚舍利塔(Ruvanvelisaya Dagoba)。

黄昏时分来到此地,有机会看到信众举行一种名为kaprukapooja的仪式。他们身着白衣,高高地托着一匹橘黄色的布,伴着鼓点和长笛,在香火缭绕中,将这匹布缠绕在舍利塔的基座上。信众认为舍利塔就是在世的佛陀,所以要给舍利塔披上袍子。

在阿努拉德普勒向东13千米的米欣特莱的山坡上,更为幽静的安巴萨哈勒舍利塔(Ambasthale Dagoba)如瞭望塔般矗立在树林之中。在米欣特莱,有几处大受欢迎的冥想场所,包括位于高处岩石的隐士住处——这些住所只有一个房间,外头的标牌上写着“安静”。初来乍到者一到这里,会很容易感到自己的精神境界获得了提升。

斯里兰卡全国人口的3/4是信仰佛教的僧伽罗人,因此佛教在斯里兰卡的信众最多。然而从米欣特莱出发沿公路向北,前往约50公里开外的瓦武尼亚(Vavuniya),一路上可以看到路标上的僧伽罗语大部分都被泰米尔语代替——前者的字母是单个的漂亮圆圈,而后者的书写习惯则是将弧线和直角衔接成行。从这里开始,佛教的圆形舍利塔也渐渐变得稀少,取而代之的则是印度教神庙。这些庙塔格外显眼,入口处是宽大的锥形塔状结构,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动物、人物、神祇等各种雕刻。

贾夫纳是斯里兰卡最北端的城市之一,建于英国殖民时期的宏伟政府建筑——行政办公室(Old Kachcheri)目前是一片断壁残垣,树木丛生,无人打理。但贾夫纳公共图书馆的华丽风采却得以重现。突突车在马路上轰鸣而过,车身贴着令人费解的标语——“我早就知道我不可爱”“爱情短暂,但生命漫长”。比多数餐馆还要宽敞的Rio Ice Cream供应口感极甜的冰激凌,门前等候的顾客排起长队。几家老字号也一直在坚持营业:1950年代开张的Malayan Café霓虹灯招牌闪耀,香蕉叶上摆着和小臂长度差不多的多萨卷饼和一勺勺扁豆。

贾夫纳有众多群岛,其中之一是内顿提吾,也称代尔夫特岛,这里是斯里兰卡最偏僻的有人居住的岛屿,远离世俗纷扰。在这里,由大块脑珊瑚和扇形珊瑚修建的隔断墙把田地隔成了成百上千的小块。小马驹从荷兰人山(Dutchmounts)上下来,在石头和珊瑚形成的贫瘠土地上漫步。这里有一块巨大的岩石,据说仍在不断变大,因此常有人来此膜拜。除此之外,岛上还有一座小小的几近废墟的荷兰要塞(Dutch fort),就坐落在靠近渡轮码头的地方。
本文来自【丽江新闻青年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配合